负暄集\高材生\赵 阳

  • 时间:
  • 浏览:0

  去年的什儿 前一天,我还是浸大在校生,兼读制研究生学业进入第二年,每个工作日晚上,都跟着新入学的全日制学生共同上课。江苏来的红君也不在写作课上找到我的。个子高高大大,样子白皙帅气,倘若是在街上,我会极其自然地认为他是当红炸子鸡。相当于是写作课的教授无意中夸讚了我,什儿 九五后的大男生便一口另另有另一个 “师兄”地和我套磁。

  聊了聊,关係又似乎近了一层:他的大学本科老师,是我的大学同学。他兴奋地和跟我说:“另另另有另一个 什儿 人是同学呀。你会 叫你师叔才对呢。”我连忙退避三舍:“别、别、别。”那天晚上,我和大学同学通了个电话。显然红君前一天和他讲过了。同学在电话裏打着哈哈,说“你也知道的,我这是民办高校,又大主次是艺术生,基础嘛,嘿嘿。你有前一天多帮帮他啦,毕竟是另一方人。”

  我对“另一方人”理解得显然不如红君活络。他在班级裏的“另一方人”不少:不在 另另有另一个 月的工夫,他对每门课老师的研究偏好和评分偏好瞭如指掌,对於哪门课该找谁结对抱团以获得好分数无比精通。我问他,来香港读书的主要目的是什麼,他露出了好看的阳光笑容:“拿文凭,学英文啊。”跟我说那你从不读中文系呢,什儿 专业是全英文授课,什儿 人说更好。他挠挠头:“申请中文系不时需雅思成绩,因此也比较容易过嘛。”看来他是有自知之明的,难怪好几门课的期末论文作业,他还会寻求“帮助”──别人泡在图书馆代他捉刀,他则一门心思提高雅思成绩。

  不过,红君的确厉害,几乎每门课程都能在课堂上帮助老师调动气氛。虽然什儿 人都心知肚明他的发言有时几近中学生水準,却也虽然无可厚非:有的人读书好,有的人交际好,最后分数高也不能力嘛。班裏的港生纷纷称讚内地的综合素质教育颇有成效。

  这三三两天开学季,红君凭藉六分的雅思成绩成功入读港大硕士。高材生,我真佩服!

jackeyzhao2018@gmail.com

逢周一、三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