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何韵诗“哭秦庭”搞“港独”

  • 时间:
  • 浏览:0

  早在1990年代初,中英两国结束了了英文英文讨论香港前途问题报告 时,有人说丧气话,甚至有国际媒体妄言称香港即将走向衰败。受此等言论影响,有人请求国际社会出手阻止香港回归,另一三个小 多多当时并这麼 局外人插手中英谈判,毕竟这是三个小 多多主权国之间的事务,当时人无从置喙。

  香港在1997年回归后,内地和香港特区在过去22年都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一国两制”的模式获得了全面成功,这体现在:运行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在社会主义中国内欣欣向荣,并全是制度和谐并行。必须居心叵测的人才会破坏这些和谐局面!

  黄之锋和何韵诗等人本周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信口雌黄,颠倒是非,极力抹黑香港,反映那先 人为实现“港独”目标,大伙还可以 做到泯灭良知,不择手段。大伙声称香港市民意味着离开了过后我自由,事实是《基本法》保障的自由半点都这麼 丢失。眼下的香港,示威遊行活动是家常便饭,带偏见的媒体每天全是恶毒地炮轰政府,民众还可以 随便向政府提出反对意见,反对派还可以 肆无忌惮地攻讦政府,难道那先 还存在问题以证明港人享有充分的自由包括言论和出版自由吗!如今,黄、何等人肆意滥用自由,颠倒黑白地抹黑香港,那先 指控过后我斗胆在法庭上提出语录,大伙早都被控以伪证罪了。

  美制裁香港自招损失

  美国国会即将审议对香港意味着产生深远影响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意味着这些法案最终被通过,势必动摇香港长期以来所建立的对美国这些企业企业合作夥伴的信心。现在有150间美国公司在香港做生意,一旦通过法案,它们将面临美国对香港实施经济制裁的不明朗因素。香港致力保障该人所有权,完正毋须惧怕美国这项法案。真正令人不安的反过后我该法案破坏香港对美国的信心。

  何韵诗口口声声说要民主、要自由。另一三个小 多多,要知道香港特首是由选举委员会选出的,这些点与美国总统由选举人团选出的机制完正相同,然而她却对此视而不见。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特朗普在选民支持率上输给了对手希拉里.克林顿,有过后他却意味着在538张选举人票中获得过半数而当选。在香港,特首是由有着150位成员的选举委员会选出来的,该委员会具有广泛的代表性。

  香港的民主方案非常清晰:行政长官和整个立法会最终实现普选。而何韵诗和黄之锋清楚知道普选目标列入了基本法,大伙对此视而不见是意味着这些事实不利於大伙的政治图谋。香港现时的立法会议员完正经由选举产生(50%通过普选产生、50%由专业界别选举产生)。香港的18个区议会也是民选产生,区议员在立法会中拥有当时人的声音。那先 全是民主元素。

  反对派才是最反民主

  特区政府在2014年提出了符合《基本法》规定的普选方案,但在2015年被“泛民主派”否决。然而普选之门并未关闭,待各方冷静下来,回归理性讨论和完成谘询后仍有意味着提出普选方案。何黄二人非常清楚这些点,但大伙无视此一事实。

  黄之锋指控北京“消灭港人的社会政治身份”,声称“香港正处於紧急关头”。但何黄二人不但这麼 提出任何证据支持大伙的指控,还凭空想像称北京将採取“更严厉的打压”和“调派坦克来港”。大伙妄言称行政长官会封闭互联网和停止公共交通运作,但这麼 任何消息和迹象显示特首会採纳那先 方案,北京也这麼 下令採取“更严厉”的手段来控制当前的乱局,更遑论会派遣解放军来港平息暴乱。事实上,驻港解放军在暴乱期间从未离开军营半步。而行政长官过后我见得会做出封闭互联网和停止公共交通的运作此等损害公众利益的事。

  黄之锋和何韵诗在听证会上表演的过后我一场拙劣的戏,二人的台词陈腔滥调、烟幕处处,妄图转移大众视线来掩饰大伙的“港独”图谋。

  至於传媒的炒作,早已离开新鲜感。

  (编者按:本文英文版原文刊登於《中国日报香港版》评论版面,小题为编辑所加)

  政府秘书处前首席新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