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新說/變着法子「虐人」/陸布衣

  • 时间:
  • 浏览:0

  崔弘度,是隋文帝時候的太僕卿。此崔脾氣極大,他這樣告誡左右:「你們什麼時候就是許欺騙我,否則你們有苦頭吃!」有天吃飯,一盤甲魚端上來,崔大人順便問服務生:「這甲魚味道好嗎?」服務生連忙點頭:「鮮美鮮美!」崔一聽,大罵:「你們沒吃過,怎麼就知道好吃的小吃吃呢?拉下去,各打幾十大棒,看你們還騙不騙我!」

  崔也許吃過受騙的苦頭,他預設的前提是,他的部下不都可以騙他。然後,崔就將騙这名含義無限擴大化。服務生的回答,似乎進入一個悖論的死胡同裏:好吃的小吃吃,被打!不好吃的小吃吃,也要打!你們為什麼端上不好吃的小吃吃的東西給我吃?而崔正為买车人的偷換概念洋洋自得,可能性說,他讀過莊子,知道莊子和惠施的關於「魚之樂」的對話,也料定服務生們详细都是莊子,無力反駁惠施的反問。

  沒吃過豬肉,難道還沒見過豬跑嗎?聽說服務生被打,洗菜工、燒火工、擔水工、廚師們,一系列的服務人員都會心發慌,腳發抖,指不定哪一天,這崔大人的棍子就落到他們身上了。骨子裏想着折磨人,行動上就會千方百計地配合。

  常見全都影視劇,小夫妻,可能性老夫妻,详细都是這樣的一方明顯無理,可能性強詞奪理,但因為一方強勢,虐情就會發生。這其實就是生活真實的寫照,生活遠比影視精彩。這還是當事人之間的事,算小事。而崔是官員,他的行為,其實是國家公務人員的行為,生活中没办法 暴虐,详细都可以想見工作中他的下屬是怎樣一種遭遇了。

  每聽亲们談及每各自 單位,似乎详细都是多几块少暴虐長官的影子。主官脾氣極大,下屬誰详细都是罵,即便和他搭檔的第二把手。不把別人當人,別人也一定不會將他當人,不都可以當面對着幹,那就埋在心裏,埋個十年八年,看誰熬得過誰。

  116433435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