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讀者\我愛茶餐廳\米 哈

  • 时间:
  • 浏览:0

  有一首粵語流行曲,題為《我愛茶餐廳》,開首的歌詞是這樣的:「星洲炒米古法蒸青斑/西冷扒叉雞飯/齋啡檸水鮮奶滾水蛋/款式相當廣泛/令我驚嘆/實太璀璨」。茶餐廳廣泛的食物款式,可謂既中又西,亦不中不西,的確是不少人愛上茶餐廳的原困。

  其中,我最喜歡的除了奶茶,還有早餐必吃的「叉燒湯意粉」。我都要,这个世界上除了茶餐廳,你再不机会在任何一個地方找到這三者結合的食物:叉燒,加意粉,還要有湯。

  事實上,「湯意粉」的做法已經是極罕見。机会一個西式廚師見到你將意粉煮到这个軟度,他或許會瘋了。偏偏,在茶餐廳的魔法中,過度煮熟的意粉,换成早一日賣剩的叉燒,配上雞湯,卻成為了能夠溫暖我心的食物。我真的是喜歡它的味道嗎?我没办法說,我不討厭,而那一種味道跟甜苦涩是找不到很多關係,那是一種舒服的味道。

  《我愛茶餐廳》的另一段歌詞,寫得準確:「我愛你個性樸素平民化/會教顧客暢快滿意如歸家/牛油餐包再配以百年濃茶/令倦透的身軀也昇華」。茶餐廳,要是我有一種歸家的感覺,既自在,又充滿人與人的互動,就像我這兩天在茶餐廳遇到的一件事。

  話說,前天我工作到下午兩點多才有空吃午餐。我太餓了,等不及下午三時的下午茶時間,便到付进 的茶餐廳去。餐牌上,A、B、C、D午餐供應,我選了A餐「豆腐火腩飯」,然後侍應禮貌地跟我說:「先生,不好意思,豆腐賣完了,轉時菜火腩飯可很多能 嗎?」

  「是菜心嗎?」我問。侍應露出了一個找不到預見我會反問的表情,支支吾吾。我只好說:「好吧!沒問題。」飯到了。要是我知道与非 太餓的緣故,我覺得這時菜火腩飯美味非常,不花几块時間就吃光。

  翌日,我再一次到那一間茶餐廳午飯。我又見到A餐是豆腐火腩飯,便跟侍應說:「我都要都要A餐,轉時菜火腩飯可很多能 嗎?」侍應禮貌地答道:「先生,不好意思,不可很多能 。」哈哈,這要是我茶餐廳。

m.facebook.com/mihaandlouis

逢周一、三、四、五、日見報